郎景和院士谈大数据时代医学发展

时间:2018-03-16 01:00:09 作者:LinkDoc视界 阅读: 4869 点赞: 29 分享: 9

郎景和院士题词

数字医学、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已经越来越多地进入了我们的视野之中。科学家们和哲学家们都在思考,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会将人类社会引向何方。具体到医学领域,我们该如何看待或应对大数据呢?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谭先杰教授对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名誉主任郎景和教授进行了专访,现全文刊发。

谭先杰教授:郎大夫您好,感谢您接受《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委托我对您的专访。听您讲过《从易经到数字医学》的课,您能简单谈谈数字与医学吗?

郎景和院士:先给你看几张关于数字如何神奇的图片。是不是很震撼?这是中国古代的《易经》,被尊为“群经之首,大道之源”。《易经》虽然始于卜筮,但逐渐丰富、深刻,表达了东方文化对宇宙变化的认识论及方法论,可以说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最高典范。《易经》的基本观点就是世事皆数。易者,数也。数学使哲学摆脱了原始宗教的束缚,把对自然作用力的神秘、玄想和随意性去掉,并把似属混乱的现象归结为一种井然有序的、可以理解的格局。

《古今数学思想》也说:“数是事物的本源,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由数构成的。一切事物都具有数的属性,只有将自然界的一切属性归结于数, 才能理解事物本身及它与其他事物的相互关系”。

其实,很多医学数据,如发病率、治愈率、复发率、死亡率;末次月经、体重指数(BMI)、生育指数、疼痛评分;疾病的分类 、分期、分级、分度;流调、统计、报告等,都是数。数的概念,就是事物的概念,数字蕴含了事物的吉凶祸福,生机危机。

谭先杰教授:那什么是数字医学?是由谁提出来的呢?

郎景和院士:世事皆数,万物皆数。计算机语言的核心是0和1,《周易》的核心是阴和阳。所谓数字医学,就是应用数字化技术,解释医学现象,解决医学问题,探讨医学机制,提供医疗诊治水平,它是信息科学、计算技术、网络技术的综合,目的是使临床工作更加个体化、精准化、微创化、远程化。

数字医学可以把人体的某些器官、甚至整个人虚拟出来,可以是三维的,甚至四维的,还可以是运动的。比如肿瘤周围的血管情况,通过数字技术可以把它们之间的关系弄得非常清楚。实际上,数字医学已经应用于现代医学各学科,包括生理解剖、血管重建、骨盆测量、盆底损伤、肿瘤诊治、手术设计、技术培训、损伤风险及预防等等。钟世镇院士率先在我国推动数字医学,并组建了中华医学会数字医学分会。

谭先杰教授:现在总在提大数据时代,您能给读者们简单谈谈吗?

郎景和院士:大数据又称巨量资料,它的原始含义是指所涉及的数据资料量规模巨大到无法通过人脑甚至主流软件工具,在合理时间内达到撷取、管理、处理、并整理成为帮助企业经营决策更积极目的的资讯。大数据概念的原始含义不断拓展,现在已经几乎涵盖了所有领域,而不仅限于企业。

简单地讲,大数据具有这样几个特点,可以概括为“4V”:第一是数据量大(Volume)。大数据的起始计量单位至少是P(1000个T,1个T是1000个G)、E(106个T)或Z(109个T)。第二是类型繁多(Variety)。包括音频、视频、图片、地理位置信息等等,多类型的数据对数据的处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第三是价值密度低(Value),海量信息涌现的同时,其价值密度相对较低,如何迅速完成数据的价值“提纯”,是大数据时代亟待解决的难题。第四是速度快、时效高(Velocity)。这是大数据区分于传统数据挖掘最显著的特征。

生命科学领域和医学领域是大数据最多区域。但是,众多的信息是纷繁复杂的,我们需要搜索、处理、分析、归纳、总结其深层次的规律。 但这些浩瀚的信息通常无法用人脑来推算、估测,必须依托云计算、云存储和虚拟化技术等,才能对大量、动态、可持续的数据进行挖掘,从而获得具有新价值和洞察力的发现。

谭先杰教授:请教一下,大数据到底有多大?

郎景和院士:有人这样形容过,地球上图书馆的书籍的信息量和大数据相比,差不多是芝麻和西瓜的关系。有资料显示,2011年,全球数据规模为1.8ZB,可以填满575亿个32GB的iPad,这些iPad可以在中国修建两座长城。到2020年,全球数据将达到40ZB。1个ZB相当于10万亿亿字节,也就是1的后面有21个0。数据和知识进行转化与重组,就形成了巨大的知识、巨大的资源、巨大的财富。数字的医学化,催生了数字医学,或者称为智慧医学,包括人工智能。

谭先杰教授:什么是人工智能呢?也请您简单谈谈。

郎景和院士: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新的技术科学。它是计算机科学的一个分支,企图了解智能的实质,并生产出一种新的能以人类智能相似的方式做出反应的智能机器,包括机器人、语言识别、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和专家系统等。总的说来,人工智能研究的主要目标之一是使机器能够胜任一些通常需要人类智能才能完成的复杂工作。人工智能从诞生以来,理论和技术日益成熟,应用领域也不断扩大,可以设想,未来人工智能带来的科技产品,将会是人类智慧的“容器”,甚至可以对人的意识、思维的信息过程的模拟。

或者可以这样说,当知识可以按片段的集成而创新使用,当数据与脑(生)相联,当数据、知识与生物直接联通,将导致新的、强大的智能系统的出现。比如为残疾人提供的腿的智能技术(被称为“刀锋战士”的南非运动员皮斯托瑞斯,2012年伦敦奥运会男子400 m银牌得主),比如支撑霍金生存的高科技系统等。

谭先杰教授:前段时间阿尔法狗大胜人类棋手,您怎么看?

郎景和院士:为什么阿尔法狗似乎比人还聪明呢?因为它是人类智慧的整合。为什么阿尔法狗可以赢人类的棋手?因为它不但集合了很多优秀棋手的智慧,而且它在不断地学习,不停地运算。人类棋手和他下棋,则需要休息,还会疲劳。而阿尔法狗可以不休息,除非断电!但是请注意,包括阿尔法狗之类的人工智能,一定是人脑的集合,最终还是由人脑掌控的。

谭先杰教授:您认为妇产科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与数字医学挂上了钩?我当产科大夫的时候,每一个小孩出生都要填很多的表格。可不可以这样说,妇产科与数字的渊源挺深的?

郎景和院士:你这个问题很好!妇产科什么时候开始与数字医学挂上了钩?古代就挂上了!妇产科从什么时候接触大数据?古代就进入了!我们来看看《黄帝内经》是怎么说的,女子“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 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古人说,女性14岁该来月经了,49岁会绝经了,一定不是几个人,一定是从一大群人中来的大数据。几千年以后,我们进入了现代,进入了2000年,这些规律基本没有改变,初潮和绝经不过是提前或者延后了一两年而已!折腾了半天,我们还是在古人所画出的圈里转悠!这个圈儿,或者说这个规律,不是黄帝或者某个人说的,一定是一个时代的大数据的结晶。数据有多大?我们不知道

谭先杰教授:您认为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给医学带来了哪些方面的好处呢?

郎景和院士:可以让我们能更好认识事物的本质,认识事物发展的规律,认识生命的现象,认识疾病发生发展的规律。

谭先杰教授:具体到妇产科,有哪些应用前景呢?

郎景和院士:在妇产科的应用前景很大。以产科为例,十月怀胎,母亲有变化,胎儿在生长。从1个小小的受精卵变成1个3 kg左右的孩子,这个过程是2个生命在发生变化,其中蕴藏的数字是非常奥妙的。我们说过什么最奥妙?生命最奥妙!这里面自然蕴含很多数据和规律。

妇科内分泌也一样。从下丘脑、垂体到卵巢这样一个生理调控轴里面,有多少数据?肿瘤发生、发展到结局,也是一个包含巨大数据的过程。我们现在强调遗传学,很多癌症都和遗传挂上了钩。遗传的本质是什么?遗传的本质是脱氧核糖核酸DNA,是DNA双螺旋上的4个碱基对,通过碱基键联接,按三联体密码规则组合形成64个密码子。这些是不是数据?而且,这些数据不仅是病人一个人的,还包括他的父系和母系。这些数据甚至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一个种群,一个种族的数据。

谭先杰教授:作为医生,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数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呢?

郎景和院士:数字应该是有灵性的,变化的,不是死板的。如果我们把数字或者数据变成一个死的,就不对了,就违背了数字化的基本思想。数字是事物变化之所得,它本身也是变化的。因此,当我们利用这些数字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变化的,发展的、灵动的。具体来讲,就是诊断和治疗的个体化。数据告诉我们应该如何处理,但是具体到个人,还要结合他个人的情况。我认为这是目前合理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个关键点之一。

谭先杰教授:可不可以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框进所谓的数据当中呢?

郎景和院士:当然不可以!总有在数字之外的什么东西在呐喊,我们应该听见这种呐喊!否则,一定会被大数据带到沟里面去。

谭先杰教授:再次感谢您接受专访,最后请您总结一下,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大数据时代和人工智能呢?

郎景和院士:第一,我们要清楚,大数据一定是人的智慧、人的工作的整合和集合。如果我们给它提供的基本数据(Data)、基本数字若是错误的,它一定不会算正确,一定会算到邪路上去。就像我们做医疗统计和科学研究,如果基本素材和基本数据都不准确,算得再快,算得再好,也只是在错误的道路上跑得更远,背离真实和真理更远而已。

第二,我们要明白,大数据就是一个认识论和方法论而已,并不像人们所想象的那么深奥,那么强大,那么无处不在。世界上的很多事物的确可以通过数字来描述:三维、四维、五维,甚至六维。生命的很多内容也可以用数字来表达和诠释,但是,生命的本质是不是都可以用数字来表达呢?

答案应该不行!大数据淹没“一切”。但是总有“数据”以外的“什么”在呐喊。人、生命、思想,不是都能通过数字表达的。有的地方是数字Cover(覆盖)不了的,够不着的,那才是生命,那才是医学!

所以,我们要记住,数字医学也好,大数据也罢,或者人工智能,依然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更不是万能的!我认为这应该是我们这次谈话需要表达的基本思想。

延伸阅读

郎景和院士:“医学最终应该归隐于哲学”

文:光明日报 李琭璐

1980年,林巧稚与郎景和(右)。资料图片

如果因为他是医生,你就无视他的文字,那实在是种可惜。行医与文字,他莫名其妙地生而天赋。初次见面,他正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很自在,两条腿拉直伸长,脚尖搭在一起。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眉毛一跳一跳,双手或摊开或紧握,灵活地传达意思。

他就是郎景和,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彼时,一身白衣的他站在窗边接电话,合体的蓝色衬衫,硬朗的脸部线条,侧影挺拔。这位年逾古稀的医者,仿佛电影男主角。他向我笑着伸出右手,得体躬身,发色已然灰白,眼睛仍坦诚年轻,凝视对方。

这种凝视,让人想到郎景和自己的一句名言——医生给病人开出的第一张处方是关爱。

如今,日日忙碌的郎景和始终在种四棵“树”:医学、哲学、文学、收集铃铛。生活中,他有许多“平民”朋友:“什么平民不平民,既是朋友,便无平与不平之分。一条溪水清清爽爽长流着,穿越世事,不计岁月,满怀善意,这便是友谊了。”

用慈悲,守天真。藏大拙,活自在。白衣一世,望他知味。

1

1940年,郎景和出生在北方一个小镇,他是家中独子,家境殷实。唯一的遗憾是母亲常常生病,郎景和每次都要负责去请小镇上一位姓于的郎中。“他和蔼可亲,随叫随到。我就像个‘跟屁虫’,看着他给我母亲诊断,他每次都会拿出一个铝制小盒,里面装着药品、针头等,消毒酒精散发的味道让我觉得很舒服,一剂针打下来,母亲的病就会好很多,我觉得做医生真是太神奇了。”

报考大学时,郎景和最初的心愿其实是北京大学哲学系。他是个标准的文学青年,高中时就开始发表诗歌和散文,最高拿过单笔十几块钱的稿费,在那个年代绝对收入不菲,“那会儿学校里的甲等助学金才八块钱”。

但郎景和还是听从父母建议改报了医学。“当时觉得医科好歹是一种‘技术’,用以立身比较踏实。”在从医多年后,郎景和曾说:“科学家也许更多地诉诸理智,艺术家也许更多地倾注感情,医生则必须把冷静的理解和热烈的感情集于一身。”

进入协和医院工作后,郎景和填报了三个科室的志愿——外科、内科和妇产科。虽然填报了妇产科,但他并没有对之有任何特别情感,直到林巧稚将他留下。每年,林巧稚都会从当期的驻院医师里挑选出个男生,他成了那一年的“理所当然”。于是,“这一干也50多年了,我觉得挺好。在过去,国内还有封建思想残留,病人还会不好意思,现在可不了。要知道,欧美和日本的妇产科大夫几乎全是男的,我们早已克服了歧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林大夫是影响了我一生的人。”20世纪70年代末,郎景和成为林巧稚的学术秘书。那时,电台、报刊或者会议想邀请林巧稚做科普讲座、报告或撰文,首先得与林、郎二人确定主题、内容,然后由郎景和列出提纲,再和林巧稚讨论,根据她的观点和意图,写出初稿,再念给她审定、修改,最后完成发表或作为报告讲稿。

一次,林大夫家乡福建人民出版社专程来京盛情邀请他撰写一部《家庭育儿指南》,林大夫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接着又毫不犹豫地说:“让郎大夫去写,他完全可以了。”就这样,林巧稚正式把郎景和“放飞”了。

20世纪90年代,时任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的郎景和,受当时妇产科主任吴葆桢教授病危之际所托,毫不犹豫递交辞呈,回到妇产科接手主任之职。而此后20年间,凡有人问及此事,他都以此为幸、为乐,因为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做自己热爱之事:看病、开刀、搞研究、做学术。

郎景和喜欢走到病人床边,喜欢听别人称他“郎大夫”,又极善于在纷乱的症状中,在繁杂的检查报告里找出头绪、抓住要害,及时做出诊治决策。疑难杂症因此了然,迎刃而解。

一天傍晚,郎景和正吃晚饭,协和医院打来电话称,一位患者腹腔镜手术很顺利,可是手术护士在检查器械时发现,一把钳子上的小螺丝没有了,也就有大头针帽那样大小,焊上去的,不知什么时候脱掉了。接着是一番认真的查找:先是肚子外边,台上台下、手术铺单、纱布纱垫;肚子里面,上腹下腹、左侧右侧……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实在没办法,只能向主任报告。

爱人华桂茹问郎景和:“你能找到吗?”

“找不到也得去。”到了医院,郎景和又把手术情况及铆钉样子询问了一遍,只说了一句话:“必须找到!”

还是在腹腔镜下寻觅,这样损伤较小。腹腔很干净,没有出血,从上腹部横隔到盆腔的陷窝;从两侧直肠侧沟到中间的小肠、网膜,每一处都不能疏漏。一次全面的“大搜捕”,三个来回,不见踪影。东西太小了,放射及超声扫描也难寻踪迹。

“后来,我往腹腔里大量灌水,然后全部抽出,也许可以找到细小的东西。”十几双眼睛紧盯着吸出的水和过滤的纱布。

出现了!一个比大头针帽还小的螺帽找到了,在灯光下闪着亮。手术室里欢呼,几近沸腾,如果是在外面,同事们会把郎景和举起来。给家属看,他们流下了眼泪。

郎景和在回忆中写道:“这是一个怎样的胜利呢?不是一个大仗,不是一个技术复杂的手术成功,只是一个信念和决心的实现。”他常说,一个科室主任,至少要做到三点:协调管理、解决问题和承担责任。

手术中,偶尔会有针断、零件脱落等意外发生,这虽然不是技术能力和责任心问题,但会很麻烦、很难处理,郎景和常常被召唤而至。“我希望能带来镇定、信心、方法和好结果,好在都做到了。”

几年前,郎景和得了急性阑尾炎,外科医生决定立即施行阑尾切除术。手术很顺利,术后恢复也很好。要出院了,郎景和想再换一块伤口敷料。一位护士说:“就送来。”

郎景和等待着,焦急地等待着、耐心地等待着……许久时间过去,大家都在忙忙碌碌,其实就是一块纱布而已。

“没有责怪之意,没有抱怨之意,事情太小,连我自己也会忘记,或者不在意。可是,我知道了什么是‘换位思考’。”病人住在医院里,没有什么事可做,除了自己的病,也没有什么别的可以想。无非是体温如何、能吃什么、什么时候换药、拆线、何时可以出院……医生或者护士告诉什么,答应什么,就占据了全部思想,会老是想着、盼着。无论这件事多么微不足道,对病人来说就是大事,至少是所企盼或等待的唯一的事。

答应病人的事一定要按时办,哪怕就是一件小事。有时,可能是件大事。

2

郎景和有几张不同面孔。

一张面孔肃穆端庄,时常沉默,看尽人间疾苦。他有过几次感慨:每年春节之际,他都会收到一张贺年卡,三十多年从未间断,虽然只是一张卡片,郎景和却把它视为珍贵的礼物,一张平安喜报。

寄贺卡的人,当年只有8岁,读小学二年级。不幸的是,她得了卵巢恶性生殖细胞肿瘤,瘤子不小,恶性程度高。

按照当时常规的做法是要切除子宫和双侧卵巢,还要辅加化疗和放疗。那时,郎景和和同事正在进行卵巢癌的系列研究,已经开始尝试只切除患瘤卵巢的手术,并于术后给予敏感的化疗。这是孩子和父母所企望而愿意接受的方案,但大家要共同承担复发的风险和不安。

手术和化疗的实施都顺利,必须保持警惕,严密随诊,观察影像检查和肿瘤标志物。开始每月都得来,以后是两个月、三个月、半年、一年……孩子长大了,瘤子没有复发。

贺年卡如期而至,是郎景和所期盼的。开始是稚拙的铅笔字和小图画,后来竟然是精美的毛笔书法和国画。几句温馨的贺年话语,几行令人喜悦的消息:不休学了,考上初中了,考上高中了,上大学了(文科状元)!结婚了,生了个女孩……

“难道还有比这更珍贵的礼物吗?难道还有比这更深切的慰藉吗?一个医生的幸福感和成就感,因此而足矣!”

一张面孔慈眉善目,笑容可掬,机智应对病人和学生的各种提问,谈笑自若参与各类学术讨论。常常,学生们聚集在郎景和狭小的办公室里讨论病例,“开始前会给每位学生倒一杯咖啡,每人一块巧克力。”学生李蕴微认识郎老师3年多,从没见过他发过脾气。

已经毕业多年的学生王姝记得,郎景和在门诊有一个习惯,就是向他的新学生介绍他的“老病人”。一天,有位40岁出头的女病人一走进诊室,他立刻就叫出了其名,并向在旁边的学生介绍:“你们知道吗,她很厉害的,生的是龙凤胎呢!”

之后,郎景和开始翻看厚厚的病历本(这是他的另一个习惯,尽管一旁助手已经记录了以往的病史,他通常还是要自己问病人病情、翻看以前的病历),一边看一边说:“你们看,一开始诊断子宫高分化腺癌,当时她才30多岁,但还没孩子,于是,我们就开始用高效孕激素了,每3个月诊刮一次,变成中度不典型增生了,用了大半年,子宫内膜反应很好,正常了。我们又开始帮助她怀孕,她很厉害,龙凤胎呢,孩子现在都好吧?”

“很好!真是要谢谢大夫了!”病人的感谢发自肺腑。

郎景和的门诊多是棘手病例——诊断不清的“疑难杂症”,难治或复发的恶性肿瘤,长期不愈又原因不明的慢性疼痛,等等。很多患者已辗转多处就诊就治,甚至于已历经多次手术化疗。可以想象,病人和家属很容易身心疲惫、丧失信心。

出门诊时,常常能听到郎景和对病人的肯定和夸奖,在诊疗的过程中,他始终关注患者自身的努力。而对患者而言,艰难痛苦的患病经历能被医生体会和理解,会带给他们很大的心理安慰,再加上肯定和鼓励,则更能使他们感觉到自己不是孤军作战,信心和勇气倍增。

王姝说,这些“语言的艺术”貌似有条有理、有章可循。事实上,起作用的是那张“关爱”处方的墨香。“而从这张处方获益的,绝不仅仅是患者,深受惠泽的更有作为医者的我们。每个患者的几十分钟,却是我们实实在在一生的事业,于人无愧,于己当无憾矣。”

3

郎景和的夫人华桂茹也是协和医院教授,这对相濡以沫的夫妻,已携手走过半个世纪。两人均是白求恩医科大学(现吉林大学白求恩医学部)59级的学生,郎景和在1教学班,华桂茹在4教学班,1964年两人双双来到协和医院工作,“我们两个是第一批从白求恩医科大学来到协和的医生,彼此很了解。有时候郎大夫要来我们科会诊,他的字写得特别好。”

郎景和的办公室在8层,推门而进,门后的铃铛会发出清脆悦耳的碰撞声。西墙是一张大书桌,“这是林大夫用过的,老协和的家具,文物啦,岁数比我还大。80多年只刷过一次漆,前几年自己打了三层的新书橱从桌子摞到天花板,涂成与老桌子一样的古铜色。”说着,他从桌面左下方拉出一块小桌板,自己倾身趴在上面,“很好吧,这样做事很方便。”

屋子的其他三面仍是书柜,书柜前面里三层、外三层堆放的是各种书和资料,从地面直摞了1米多高,书柜高处显露出的部分,悬挂着林巧稚大夫的画像,还有大大小小的字幅和绘画,都是郎景和的亲笔。

几百个形状、质地各异的铃铛,有摆着的、挂着的、吊着的,仅是郎景和收藏的1/10。李蕴微说,景德镇一位制作铃铛的工匠曾专程赶来,在老师办公室门口等候一天,就为了看一眼门后的铃铛。

“平时的时间都在医院,周末的时间外出开会。从来不休假,两个孩子从小到大,他一次都没开过家长会。别人年纪大了,都做减法,郎大夫却做加法。”忙到什么程度?学生何政星给了如下回答,譬如,郎老师早上刚刚从国外参加学术会议归来,下午就精神抖擞地按时出门诊,仅仅是为了让那些等待一周的病人安心。

“对病人好,不是简简单单地说几句安慰的话,而是在医疗决策上给予病人最合适的。”学生张国瑞一直记得郎景和的教导:病人在你面前,都是病人,不分三六九等,只是职业不同而已。要治病,也要医心。

现任协和妇产科主任的沈铿,1983年大学毕业,从上海来到北京。选择科室时,当年的妇产科主任连利娟找到他:“每年妇产科都喜欢留一个男大夫在科里工作,你愿不愿意来?”

还没结婚的沈铿犹豫了。当时协和医院妇产科的男大夫只有宋鸿钊、吴葆桢、王元萼和郎景和。沈铿带着未婚妻去了郎景和家。“郎大夫笑着对我说:‘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不要有顾虑’。”前辈的鼓励,让沈铿下了决心,成为当时妇产科里最年轻的男医生。

妇产科副主任向阳说:“郎大夫现在还亲自做动物试验。大夏天,他还跟学生一起做猪的实验,要亲眼看到效果。这是一种值得我们学习的科研精神。”

每年3月初的某个周末,郎景和总会带领科室大夫前去公墓祭奠前辈吴葆桢教授。那里还有宋鸿钊院士、王元萼教授的墓地。协和医院妇产科教授万希润回忆:“我们聚集在吴葆桢的墓前,汇报科里的变化,给他讲讲笑话,鲜花、食物、美酒,2016年3月,郎大夫特别在墓前朗诵了一首‘永远记着老师’的诗。可以说,协和妇产科的故事和精神就这样一年又一年,一遍又一遍地传递给后面的人。”

妇产科副教授马良坤说:“郎老师曾说,我们要建400米跑道,意思是多竞争,不碰撞,是鼓励年轻人多学科发展,百家争鸣,百花齐放。”

郎景和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张佛像,这是他几年前的得意之作,只寥寥九笔勾勒而成,但意味深长。“我们做医生,也要像佛一样觉悟、慈悲、冷静和智慧。我们是无神论者,但佛在我心中,心中的佛就是我们自己,再往大了说就是自然规律和自然法则。”

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曾说:“哲学应该从医学开始,而医学最终应该归隐于哲学。”医学是什么?医学要怎样?医学应该怎么办?医生应该怎么办?“九笔佛”透出的禅意,或许正是郎景和用几十年心血苦苦思索的医学本质吧。

从未有人见过郎景和生气的样子。华桂茹笑着对此补充道:“郎大夫不高兴的时候会边摆手边说:‘此事不讨论。’”天然随性,出人意料。

从前的日子,傍晚下班匆匆回家,放了书包、系上围裙,油锅里噼里啪啦地唱着歌,炸茄盒、咕咾肉,都曾是郎景和手中的珍馐美馔。

我问郎景和:“这一路上您后悔过吗?”

“没有,从来没有。”郎景和回答道。

相关阅读
  • 同样出生于1991年,邓紫棋有实力,郑爽人气高,第一运气太好了

    同样出生于1991年,邓紫棋有实力,郑爽人气高,第一运气太好了

    2018-03-09

    4、邓紫棋 1991年8月16日生于中国上海,2009年1月,夺得叱咤乐坛流行榜“叱咤乐坛生力军女歌手金奖”,是该奖的首位未成年获得者。邓紫棋不仅唱得好,在乐器方面也有很好的天分,演唱会上她弹吉他、打鼓像一个女摇滚战士,她一袭白裙安静地弹钢琴,顿时又变成女神。3、刘美含 1991年4月9日出生于广东省深圳市,2009年,刘美...

  • 细数关晓彤红毯造型,这一次的造型师太过分,就不怕鹿晗打你

    细数关晓彤红毯造型,这一次的造型师太过分,就不怕鹿晗打你

    2018-03-13

    从维也纳陪伴男友回来的关晓彤,在3月13日参加了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这一次她又上了热搜。而这个热搜一定不是买来的,热搜名是:关晓彤 红毯。当网友点开来之后,就会看到关晓彤惊人的红毯造型,很多网友都表示已经无力吐槽了。黑色高领打底衣,下身是黑色的紧身裤,这一套外面还穿了一条抹胸的白色透明纱裙。在脖子处还佩...

  • 重庆时时彩技巧道哥之三星游戏玩法规则

    重庆时时彩技巧道哥之三星游戏玩法规则

    2018-03-09

    前三直选:1,直选复式:从万位、千位、百位中选择一个3位数号码组成一注,所选号码与开奖号码前3位相同,且顺序一致,即为中奖。例如:万位选择1,千位选择2,百位选择3,开奖号码为是123**,即为中奖。026-027 前三直选2期8码(1)【01234789】 027期 343 中028-029 前三直选2期8码(1)【01234679】 029期 571 挂036-03...

  • 世界杯赛事推荐:泰格雷 VS 阿根廷独立

    世界杯赛事推荐:泰格雷 VS 阿根廷独立

    2018-03-19

    【免费推荐】:500度体育APP---中奖更简单【直播网站】:百度搜索:500度体育【高清下载】:500度体育泰格雷在本赛季的成果让人不敢恭维太差了,而阿根廷独立表现良好让人看好。综合世界杯赛事思索,泰格雷 VS 阿根廷独立大家更看好哪队呢?泰格雷 VS 阿根廷独立竞赛:明天早上8点15分球队近况:泰格雷后腰塞巴斯蒂安曾经完...

  • 青A车主注意:在车内给手机充电成本竟这么高!更严重的是…

    青A车主注意:在车内给手机充电成本竟这么高!更严重的是…

    2018-03-01

    很多人在开车时喜欢同时给手机充电却发现手机电池越来越不耐用甚至电板还损伤了这是为什么呢手机用USB端口充电时,会加大油耗,非常不环保。手机在用USB端口充电时,会使每加仑汽油(约3.8升)的行驶里程降低约0.48公里!每小时在车内充电的成本,大概为1.3元人民币左右,很不划算。而且,在车上充电时,很多人都犯过以下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