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资讯 > 明星资讯正文

曾经在风口上的网大宣发公司能不能被干掉?

来源:互联网 编辑:娱乐黑马酱 时间:2019-01-22 18-16-47 违规或侵权举报文章 阅读:143

导读 : 《镇魂法师》和《灵魂摆渡黄泉》分账双双冲破3000万,这让许多人对于网大有了重新的认识。但就在这两天,鹦鹉君的朋友圈却被一封来自网大制片人的公开信刷屏了。整封信充满了制片人游千惠对于自己投资的网大作品 qqqq...

《镇魂法师》和《灵魂摆渡黄泉》分账双双冲破3000万,这让许多人对于网大有了重新的认识。但就在这两天,鹦鹉君的朋友圈却被一封来自网大制片人的公开信刷屏了。

整封信充满了制片人游千惠对于自己投资的网大作品《奇门遁甲之九字真言》(以下简称“《九字真言》”)在宣发过程中,遭到宣发公司索要高额费用的控诉。

其中“电影回款35万,宣发成本就要45万,折扣前成本90万”,“三张海报仅仅加上logo和倒计时字样就要九万元”以及“两家直播平台的收费高达20多万元”等信息尤其触目惊心。

这则公开信曝光之后,作为当事人的聪明传媒马上进行了回应,不但拿出了合同来回应,而且把所动用的人力物力进行了罗列。并称“(游千惠)可以说我们宣发做的不好,但你不能说我们诈骗”。

对于事件的是非,我们无从判断。但鹦鹉君也从其他渠道对于网大的宣发市场进行了一些了解。

制片方被宣发公司“宰割”:这是常态!

从游千惠的信中,我们不难发现,《九字真言》和聪明传媒的合作方式就是业内非常普遍的“垫资宣发,收入优先回宣发”的方式。

《奇门遁甲之九字真言》海报,右下角有“聪明传媒”字样。

具体来说,就是宣发方先为制片方做好一切的宣传和发行工作,费用由宣发公司先行垫付,而等到作品上线并且得到分账收益之后,所得款项优先支付宣发费用。

这种结算模式在现在的网大发行中非常流行。(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这其中牵扯到许多财务和合同流程等问题,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对于这个事件来说,其焦点就是“宣发费用到底高不高”?

从游千惠发的信息来看,无论是9万块的三张半成品海报,还是20万的直播费用确实算是高价。最终90万的成本和折扣后45万的宣发费用对于宣发公司所提供的服务来说,也都不低。

那么究竟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情况呢?这就要从网大的上线途径说起。

去年中国一共上线了1892部网大。这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由第三方公司推荐给平台方,这些公司也就是所谓的发行方。

但对于发行方来说,单单靠发行显然没有足够的利润空间。相较而言,宣传的盈利能力才更强,于是“宣传+发行”的捆绑销售模式也就成了这类公司的首选。

但这同时也导致了另外一个结果——尽管很多平台都有自己的投送渠道,但由于平台在人手有限,很难及时的从这些投来的项目中选出精品项目。

第三方发行公司的到来等于提前帮助平台做了一遍筛选。虽然这些项目还是要走申报流程,但平台面对的对象已经从“所有项目”变成了“有第三方背书的项目”。

而对于没有第三方推荐的项目来说,想要获得平台的青睐,可能性是非常小的。久而久之,“想要上平台,必须寻找一个靠谱的第三方做‘大腿’”就成了几乎所有网大制片方的共识。

通过一段时间的竞争,宣发公司逐渐通过竞争慢慢开始有了优胜劣汰。剩下的公司位置愈发稳固,并且受到了资本市场的青睐。很快这种竞争优势让他们产生了聚集效应,确立了他们的寡头地位。

而当发行公司处于了这个位置,自然而然的就要寻求垄断利润,宣传自然就成了他们的首选赢利点。于是许多宣发公司都会为自己的宣传服务开出较为离谱的价格。“一张倒计时海报3万,一场直播20万”也就慢慢的“习惯成自然”了。

在这个体系下,发行公司作为直接和平台打交道的一方,他们和平台的关系会比制片方紧密得多,掌握着发行层面的核心人脉资源,这也是制片方甘愿被截留分账费用的原因。

可以说无论是发行方的“狐假虎威”,还是制片方的“委曲求全”都是市场长期博弈的结果。这一次只不过是有人跳出来,喊了一句“国王没穿衣服”而已。

破局:区块链会是宣发公司的“终结者”?

制片方的收益长期受损。这个状态的缺点显而易见:制片方经济利益没有保障,越拍越赔,到头来只好减产,最终整个市场都会受到冲击。

经验告诉我们,如果一个体系一直处于一个不合理的运行状态,这个体系肯定是难以持续的。市场上一定有人想办法破局。这并不取决于个别人的决心,而是利益推动,一定会有人做的一件事。

问题是办法在哪?

从刚才我们的描述中不难发现,这个问题的本质在于平台方很难兼顾这么多的项目,所以必须借助第三方的力量来帮自己的项目做一个筛选。

可以说第三方的存在几乎是必然的,但问题是现在的第三方为了自身利益,并不会以作品质量来作为选择标准。

在当下网大质量普遍不高,爆款率极低的情况下,想要走精品化路线,靠几部优秀作品盈利是很难的。所以大部分宣发公司都会选择“以量取胜”的模式。

但在平台越来越推崇精品化的今天,许多坚持这个策略的公司都遭遇了困境,之前也有过发行公司“报10个项目被毙掉9个情况”。这个商业模式已经难以为继。

实际上,目前也存在那些会“挑活儿”的发行方,他们会真的从质量出发选择项目,甚至自己真金白银的投入到项目当中。

当然我们不可能期待所谓“行业自律”。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让第三方的选择过程,(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以及他们向平台的提交过程更加透明。对于每一个提交的项目,必须要在透明公开的条件下说明选择原因。

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难。最容易想到的途径就是线上申报,也就是第三方发行公司把所有推荐信息都通过网络渠道传给平台,并且所有信息公开,接受所有人监督。

更深一步说,应用现在火热的区块链技术,把所有项目进行数字化处理。让一个项目从生成,到被筛选,以及最终上线,被消费都有一整套的追踪信息。从而做到所有项目可以追索,信息不可篡改,最终达到去中介化的效果。

这套方案不仅可以解决第三方发行公司的问题,顺便也可以把信息不对称,数据不透明等问题一并处理掉。制片方获得应有的利益,并且获得数据信息;第三方保证推荐和专业服务质量,实现合理利润;平台方的数据一目了然,并用分账反哺制片方,增加供给者提升质量的积极性,最终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dddd
更多
近期热门
精彩推荐

本站不提供任何文字及视听上传服务,所有文章不代表本站观点

本站内容转载自网络如侵犯原作者权益请邮件联系我们删除eqi469@163.com

网站地图 SiteMap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