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淌过心田的一丝金黄

下了晚自习,总是迫不及待地冲出校门,坐进汽车,静静等待那餐桌上的美食,有时,是一些极富营养的——蒸南瓜,红枣糯米团,柚子。有时,依了我,是披萨,红豆派之类的。可每天的花样中,惟独少不了那两只小巧玲珑的鸽子蛋。

记得参加一次宴会,主人极其细致,给每人一碗鸽子蛋汤,那煮的晶莹剔透的蛋白中透出丝丝缕缕的淡黄,颇为诱人,吃了一个还想吃。却意料之外的,在家中也见到了它。

原来,同住一小区的有个卖鸽子蛋的,刚好奶奶的身体需要鸽子蛋来补补,妈妈便也给我顺带买了一些。初时,的确是新鲜,恨不能一下子全吃完,可没过几天,这股新鲜劲儿早不知扔到哪里去了,望着它们就是提不起食欲。爸妈又舍不得吃,这一袋子蛋便搁置了好些天,可聪明的妈妈总是可以想到好办法,“你看啊,最近是不是数学成绩一直不好,物理也考砸了,我猜呀,可能是一个星期没吃鸽子蛋了!”一提到成绩,我果然乖乖地继续吃。

几个月吃着,似成了一种习惯,每天回家,坐在桌前,静静等待。妈妈端来盛着酱油的玻璃碗,手中轻托两枚小小的鸽子蛋,坐在我身旁,用勺背轻敲蛋的一端,壳便碎开,挖去一小块,用小勺顺内壳壁,轻轻转动,随即,一粒可爱的鸽子蛋便弹跳出来,那么娴熟连贯的动作,我看得津津有味,我立即捧过碗。有时是囫囵吞枣,有时是细嚼慢咽。

偶然间的一次,妈妈煮得时间短了,鸽子蛋呈现出一种水淋淋的感觉,滑嫩,水润,仿佛吹弹可破,就又想起小时鸡蛋也要吃这种feel的,宁可蛋黄流得满手都是,也不想吃煮“老”的蛋,轻咬上一口,舒畅的口感,不感觉干和腻,只觉满口留香,唇间俱为幼滑。便情不自禁地感叹,“好吃,好久没吃过这种口感的了。”

之后的几天,总是这样完美的鸽子蛋,我就说:“妈妈,这两天鸽子蛋,这么好吃,莫非是爸爸煮的?”“你爸爸早早来校门口接你了,有这闲工夫?”仔细一想,似乎我的打趣有点儿伤了妈妈的心,煮成这样半生不熟的好模样只因为我的一句:“好吃”,妈妈特地守在锅旁,掌握好火候,水分。

原来,我不曾想过,那淌在碗边的金黄,也是淌在心田一束溪流。母爱,是被那细流滋润着的,一朵常开不败的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